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点众科技借短剧事业翻红

时间:03-14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91

点众科技借短剧事业翻红

2024年,微短剧的“造富神话”仍在继续。近日,“一对夫妻做短剧每月进账4亿多”的话题冲上热搜,这对夫妇正是不久前出圈短剧《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》的发行方北京点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点众科技”)的老板。败走网文江湖的点众科技,靠着押宝短剧开启了自己的事业“第二春”。但短剧真能与暴利长久地画等号吗?对此,点众科技曾回应媒体称,点众公司整体的毛利率在10%左右,其中短剧业务的净利率不到1%。押宝爆款“本来还不信,直到今天我充值了49.9元。”“夫妻做短剧每月进账4亿多”的话题引爆互联网时,有网友发出了这样一句感叹。今年2月,曾有多家媒体报道称,该剧单日充值超过2000万元。《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》的爆火,也让“幕后”走到了“台前”。除了其背后的咪蒙团队外,点众科技也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,陈瑞卿、何春虹夫妇正是该公司的老板。根据公开报道,点众科技高管透露,去年9月开始,点众科技每月的充值收入,稳定在4亿—5亿元之间。4亿背后,点众科技押中的不止这一部剧。DataEye短剧热力榜数据显示,3月12日,《朝九晚五小保安》以743万热力值登顶榜首,其关联方正是点众科技。据悉,该剧是典型男频爽剧,上线两天热力值近750万。DataEye短剧热力榜TOP20中,点众、九州、麦芽各占3席,番茄、快创各占2席。官网信息显示,点众科技于2022年9月正式开展网络短剧、微短剧业务试运营,截至2023年11月,全平台累计注册用户数4亿,月活跃用户1.6亿。点众科技介绍,公司“充分发挥自有版权网络文学IP优势,实现了剧本改编、影片拍摄、内容宣发等一体化制作”。网文领域的波折,点众科技也算没白经历。根据公开报道,点众科技曾在2016年3月登陆新三板市场挂牌交易,彼时公司业务主要围绕网文产品展开。但2017年2月,点众科技宣布拟申请终止新三板挂牌,并最终于当年4月11日正式摘牌。2019年,点众科技首次向深交所递交招股书申请创业板上市,次年撤回申请。类似的情况又在2020年重复上演,最终点众科技于2021年12月底再次撤回上市申请材料。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2015—2017年间,中文在线、平治信息、阅文集团、掌阅科技等已先后成功登陆资本市场。对于近期是否有上市计划等问题,北京商报记者试图联系点众科技,但电话始终未有人接听。北京商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,点众科技曾被发起过多轮问询,以第二轮审核问询函为例,内容涉及平均阅读时间间隔小于1分钟的用户数量、行为的合理性、相关用户是否为自充值或虚假用户等。暴利还是薄利短剧就是影视化了的“爽文”,按照这个逻辑,点众科技的翻红不难理解。不久前,还有消息传出,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将推出“奇迹短剧”平台,后续会成为阅文短剧的播放渠道。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23—2024年中国微短剧市场研究报告》显示,2023年国内微短剧市场规模已经达到373.9亿元,较2022年暴增2.68倍,2027年市场规模有望超过1000亿元。中国青年剧作家导演向凯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,短剧是2023年开始,被营销到风口浪尖的一个文化产品,主要原因是短视频平台培养了大量的基层用户,而当用户普及到了一定程度,他们的消费需求也开始逐渐转变,普通短视频无法满足他们对内容的需求,短剧应运而生。需求就是风口。根据公开媒体报道,点众科技执行总裁李江提到:“2023年,由于短剧的出现,点众的销售收入达到50亿元左右。行业发展非常快,我们也希望抓住风口。”但李江也透露,2022年9月,点众科技每月充值金额大概在1000万元。2023年1月份充值收入达到3000万元至4000万元。“虽然不断在增长,但是依然在亏损。”与此同时,有媒体报道称,目前,短剧行业呈现出典型的“二八定律”,即20%的项目赚钱或保本,80%的项目亏损。据介绍,短剧行业里,最赚钱的还是具有流量的平台方,其次为投流方,如果制作方不参与投资,能赚的钱相当少。DataEye《2024年微短剧买量投流数据报告》预计,2023年中国微短剧投流规模超300亿元,2024年超400亿元,2027年超800亿元。从媒体平台来看,2024年巨量引擎投流规模超300亿元,腾讯广告超60亿元,其他媒体平台约40亿元。从关联方来看,点众、麦芽、九州、番茄、美光盛世表现最为活跃,投流热度位列TOP5,云阅、序言泽、剧点、巨准互娱、美赞等新上榜关联方表现也较为出色。风口能否持续今年1月底,抖音宣布与周星驰达成独家精品微短剧合作,被视作短视频走“精品路线”的一个代表。据悉,双方将联合开发运营“九五二七剧场”,首部精品微短剧《金猪玉叶》第一季预计5月上线。此前,国家广电总局曾多措并举,开展网络微短剧的治理工作,对含有色情低俗、血腥暴力、格调低下等内容的微短剧进行下架处理,建立“黑名单”机制,并不断完善常态化管理。向凯认为,目前微短剧面临的主要问题,一方面在于内容的同质化,另一方面在于创作者的参差不齐,再加上一些非专业的资方入场,把短剧变成了一个追求暴利的商业行为,导致微短剧越发“变质”,而造成这一情况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没有在内容和质量上下功夫。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,经济学家、新金融专家余丰慧认为,2024年,资本市场的关注和投入会推动短剧产业的发展。随着短剧市场的火爆,更多的投资人和企业会关注这个领域,为短剧创作提供资金和资源支持。而行业竞争的加剧,也会使创作者不断寻求创新,提高短剧的品质和内容。财经评论员张雪峰认为,短剧未来的发展方向需要更加注重质量和创新,避免陷入同质化竞争的怪圈,意味着创作者需要更多地关注题材的深度和创意的独特性,而不是简单追求点击率和热度。其次,短剧行业需要与监管部门合作,建立更加健康、规范的市场环境。最后,短剧行业还应积极拓展国际市场,通过跨国合作和内容输出,提升行业的影响力和竞争力。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